他进一步说,伴随着“一带一路”合作、亚投行成立、中国加入SDR等历

简介: 他进一步说,伴随着“一带一路”合作、亚投行成立、中国加入SDR等历史转折性发生,中国的经济环境正在深刻融入全球化进程,我国关于国家豁免立法的空白和不确定性会让外

全国代表、北京市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马一德26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建议尽快制定符合我国国情的外国国家豁免法,平等保护我国国民和外国投资者合法权益,同时对等反制美国等以新冠肺炎疫情向中国提出的恶意指控。

遵循外国国家及其财产绝对豁免的一般原则,我国当事人难以在国内法院对他国提起主张权益,我国法院在处理国家豁免问题的时也无法可依。

但在全球范围内,美国、加拿大、英国以及欧盟各国等采取的是限制豁免原则,外国国家及其财产在中并非绝对地享有豁免权而应视其行使职能而定,大多数国家针对外国国家及其财产在国内起诉与被诉的情形也制定了专门的法律。

“实行限制豁免原则已经成为国际立法的趋势,实践中不乏我国及地方在美国等国被起诉的案例。

”他表示,立法缺失造成我国当事益无法通过国内司法机关获得救济,我国却作为被告在外国法院被频频起诉,这远远落后于我国对外交往的实际需求,导致在国际交往中处于劣势地位。

伴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各国的相继暴发,以美国为首的部分国家为了转嫁本国防疫、控疫不力的责任,以中国传播、隐瞒疫情等借口公然对我国进行污名化,甚至一些国家的团体或个人依据美国的外国主权豁免法对我国和相关部门提起,这既是对国家及其财产豁免这一国际法原则的践踏,也是国际霸权与强权主义的体现,但同时凸显出我国制定外国国家豁免法的必要性、紧迫性。

他进一步说,伴随着“一带一路”合作、亚投行成立、中国加入SDR等历史转折性发生,中国的经济环境正在深刻融入全球化进程,我国关于国家豁免立法的空白和不确定性会让外国投资者担忧和迷茫。

在新形势下,建议重新对国家豁免问题进行审视,由绝对豁免原则转向国际主流的限制豁免原则,尽快制定符合我国国情的国家豁免法。

马一德说:“我们在坚持国家主权豁免原则下,加快制定外国国家豁免法,现实背景下可以支持我国当事人就他国的侵害行为主张权益,我国法院可以对外国国家及其财产行使管辖权甚至强制执行,直接对美国责任转嫁、霸权主义行为形成反制。


以上是文章"

他进一步说,伴随着“一带一路”合作、亚投行成立、中国加入SDR等历

"的内容,欢迎阅读领域百科的其它文章